首頁 > > 時事評論

付玉成:在雨打芭蕉的日子裡

2022年09月01日 22:14 稿件來源:菲律賓商報   【字體:↑大 ↓小

稿件來源:菲律賓商報

2022年09月01日 22:14

  菲島的雨,稀稀拉拉,既不成一條線,也不撞一個坑,都是散點式的。也難怪,菲島的作協不一樣,屎尿屁入不了文化人的眼,更上不了大眾的正席!

  在雨打芭蕉的日子裡,閒來無事,只好寫寫畫畫,菲島是沒有拿工資的專職作家的,謀生還得靠自己經商或教書育人,菲島的作家既有清骨,也為五斗米來回奔波,寫作完全是業餘!

  在菲島這個商業非常發達的地方,一般來說,作家是相對清貧的,不正當的事他們不做,來路不明的錢他們不掙,寧願粗茶淡飯,過得踏實。正因為如此,作家基本都是有個性的人,除了觀察事物的角度頗為獨特,很多時候也比較清高,不獻媚,不欺心,你越是牛逼他越不吊你,你越是平和他越顯尊崇,你說你有錢,他卻視錢如糞土,你說你有地位,他卻懶得伺候,可作家圈內卻惺惺相惜,扶持有加,切磋交流,頗為坦城,既無門派之爭,也無高低之分,頗具道骨仙風,活得瀟灑自如。

  我入作協時間很短,是新冠突然開啟了我的天窗,雖然以前就愛好文字,但不像現在那這般的多愁善感,見景便能生情,作為一個年老的新人,我得到了眾多年輕老者的幫助,作品也常常見報,偶爾還能獲個獎,算是給老樹枯枝催生些新芽。

  在菲島談文字與詩篇是輕鬆的,可由著自己的思緒來,沒有什麼禁錮,雖然沒有什麼能寫和不能寫的,但大家都有自己的底線,熟知文字的屬性,既不會譁眾取寵,也不會別出心裁,更不會鈷名釣譽,即使是異見,也只在意境之中。我等雖身為作家,但並不生產文字,我們只是個搬運工,將每一個漂亮方塊拼在一起,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!

  雨打芭蕉的日子,是聽雨觀風的好時光,也是最能捕捉靈感的瞬時,不要辜負了世間的美好,更不要違和了美妙的文字。

  2022年8月31日


推薦閱讀